公司新闻
当前位置:首 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终章——最后的博杀!

更新时间:2017年08月25日   作者:spoto
       天道酬勤
 
  但是很快我又发现,我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。因为我重新预定下一次实验考试的时间的时候,发现最早可以预约第二次考试的时间是在2003年的2月份,离当时整整十个月之久。之前的位置,都排满了其他考生。
 
  十个月,漫长的时间,完全可以让心中刚刚涌起的锐气尽消,我的生命中,又能有多少个“十个月”呢?
 
  我的经验告诉我,必须尽快一鼓作气拿下CCIE LAB。拖得越久,情况越糟。
 
  当时,由于考了一次、两次,甚至三次的考生已经积下不少,大家都想尽快获得考试机会,但是,北京考场一天最多只能考6个人,考试的座位,也成了极为稀缺的资源,记得当时在CCIE考生聚集的网站上,1个合适的考试座位,可以卖3000~5000元。还记得当时座位最紧张的时候,居然有人打出了“心动价,八千八百八十八,CCIE拿回家”的广告。对于希望尽快从CCIE噩梦中解脱出来的考生来说,考试座位无疑是救命稻草,因此,即便价格昂贵,即便更换考试时间的安全性并不高,仍然有人跃跃欲试,——这其中,也包括我。
 
  我的心态,已经开始急躁了。这时候我想起了L君。
 
  L君是在我之前考过CCIE的公司同僚,在他第三次LAB失败回到福州不久,他就同样遇到了这样的问题。记得L君为了早一点接受再一次的CCIE洗礼,每天上班的时候就在“刷位子”。
 
  “刷位子”是考CCIE的人群中流行的一个专有名词。就是到思科网站上预订考试座位的网页,选择可以考试的座位,“捡”起这个考试座位。所谓的“刷”,是因为有时有些考生因为各种原因放弃考试,那么他的考试“位子”就会在预订座位的网页上被释放出来;或者是两个考生,需要交换自己的考试时间,在相同的时间内,两个考生需要先“丢”下“位子”,然后他们的考试座位就会先释放出来,然后大家互相“捡”起释放出来考试座位。通常都有很多人光顾这里,大家都希望可以在某个瞬间,把握住天上“掉”下来的馅饼。
 
  做这样的事情无异于守株待兔,因为随着交换考试座位的越来越不保险,交换的时间也从白天转移到了晚上,从晚上十点,到十二点,最后到凌晨三点,因为在每次交换座位的时候,都可能有无数眼睛,守在思科的网页前。最后有个网友总结,要换必须在凌晨五、六点钟换,因为据科学调查,这个时候,是一般人最困的时候,再有耐性的人,也不得不屈服于身体的疲乏,但是即便如此,据说还是有朋友把考试座位给换丢了。想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座位的难度,由此可见一斑。
 
  可是L君却一直机械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,上班的时候,我可以看到,每隔几分钟,他就会重新刷新思科网站一次……,当时我实在不可理解,终于忍不住问他,“这种守株待兔方式有用么?”,我永远都忘记不了那一刻,他缓缓地转过头来,淡淡地对我说四个字“天道酬勤”
 
  注:45天后,L君终于“刷”上了一个考试座位,不久后,他获得了自己的CCIE编号(CCIE #85XX)。考过CCIE一年后在新疆的一个五星级酒店,我买了一幅所谓名书法家的字画 —— 天道酬勤。我把它认真裱好,端端正正地挂在家中客厅的墙上。
 
  L君的“天道酬勤”使我放下了购买考试座位的念头,我开始“刷”位子,20天后的某个上午,在日日夜夜地不断尝试之后,在手指麻木、反复机械运动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我终于捧住了天上“掉”下来的属于自己的馅饼。
 
       最后的博杀
 
  这又是一个没有开始,便知道结果的游戏。
 
  在我下了决心之后,我就已经知道,这次我要做的,就是等待胜利的到来。
 
  失败过了,才更加懂得珍惜,才更加懂得把握成功。
 
  我把自己关进实验室,闭关修炼。
 
  我认真阅读了所有的CCIE备考材料,我翻遍了思科网站,去查阅某个Feature。我和广州,上海的朋友切磋交流,我一遍又一遍地敲打键盘,完成实验……
 
  所谓熟能生巧,正如背英文课文培养英语语感一样,我开始有了考试的感觉,开始领会到什么类型的考点,是典型的CCIE考试要求,开始可以精确控制路由,就连准备GRE时记下的单词也派上了用场。
 
  临去北京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已经无书可读,无题可做.
 
  2002年7月21日,我登上了赴北京的班机,这一次,阳光是明媚的。
 
(全文完)
思博SPOTO在线咨询

相关资讯

7天无条件退款
24小时实验室开放
全程跟踪服务
无条件免费重读